林深时见鹿

偏爱枕惊鸿二字入梦的时节

【磊凡】与交杯

😒😒😒ok
算你还有良心

糕糕:

虽然说好要闭关搞论文的但是这个人催了半个月加上已经可怜到自己来发生贺了所以。。。。


给 @林深时见鹿 的 ,你要的四大名捕(?)


一发完,发完我继续闭关


-------------------------------------------------------------------


 大叔,沽一斤汾酒
凡凡你个小毛孩子就别喝酒了
是给我爹买的!诶诶诶大叔你别摸我头
郭子凡身手敏捷地躲开了
魏紫的衣带扫到桌上十几张牛皮纸掉进开口的缸里
两人面面相觑了下就嗤地笑出来
掌柜搬出一只小缸递给他
谢啦,一锭碎银子掷到了柜上
鹅黄衣衫的少年笑容一展露出两颗不甚明显的小尖牙

此时的衙门里,赵师爷捻着胡须拿眼瞟郭捕头
老郭头,也是时候让两个孩子跟着你去学着查查案了吧
我家的皮小子就算了,磊磊那细皮嫩肉的样你也舍得
赵师爷眯着眼敲了敲烟杆
他自小有主意,加上他⋯⋯反正也是跟你学了十几年功夫的,早定了走这条路的,拖也没用
⋯⋯行吧,过两天你给添录个文书,我带着他们先练着

郭捕头自此便带着两个玉树临风的小捕快,行事竟是便宜的紧
青瓜色的捕快官服硬生生穿出了一星半点的好看
一个俊眉修眼,一个翘鼻星瞳
走到哪里都成一幅画
郭子凡语声清脆的相询,加上身后赵磊眉眼亲切的注视
街头巷尾的气氛都被带亲和了不少
平日见捕快就躲的寻常百姓也会抬手和他们打个招呼
好巧不巧,不过第三日上岗便遇上个案子
一串稀罕的不得了的珍珠项链失窃了
郭捕头带着一队人忙的不着家
郭子凡拽着赵磊日日在失窃的当铺口查,现场的地皮都快翻过来了几遍了,仍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就是围观的人也多起来了,邻居几户人家的小姑娘藏着掖着来献殷勤,这日送了饭,那天捧来点心,郭子凡自觉办案甚是辛苦于是不管多少照吃不误,殊不知有缕情丝已黏连在他身上
这日不知谁送来的扣肉包子味道甚好,他咬了两口正满足,饮了口普洱,下一口啃包子便咯了牙,痛的倒在太师椅上捂嘴
赵磊紧张的拽着他要查看,粉嫩的舌头一吐便是颗大而浑圆的珠子
⋯⋯这不会是那个珍珠项链上的吧
赵磊摇了摇头拿过食盒里的包子一个个掰开
连上被郭子凡咬到的那一个共八个
他比划了个八便坐在一边开始沉思
刚从咯牙之苦缓过来的郭子凡便开始分析
那珠子有十六个,这里有八个说明还有八个,那看看明天还有没有包子送来了?

赵磊用看傻子的眼神注视了他一会儿,叹口气拉着他去找郭捕头送珠子
第二天现场勘察的时候还是有几个女子过来送饭,其中一个戴着面纱在门口踟蹰许久,将食盒放下便要转身
赵磊踹着佩剑正倚在二楼画柱上,一切景象落入眼中,足一点地跃上栏杆,跳至一楼抓起食盒便追了出去
她露出的半张脸难掩惊慌,但还是停下揖了个万福
赵磊掀开盒盖看了看里面,取出块松子酥一捻便露出了珠光莹润
磊哥!!!跑的飞快郭子凡从后面冲了过来挂住他气喘吁吁
好啊!就是你,快说,为什么偷了珠子又还回来
这是我自幼的玩伴送我的,我知道了来历⋯⋯看官府查的严就想送回来
女子泪水盈然,语气愈发楚楚可怜
郭子凡轻咳一声觑他脸色,得到一个眼神后立马矜持正经地说
这个从律法来讲,送回赃物是大功一件,不过你既然知情了,如果不及时上报那可是等同于窝藏罪犯啊
你现在要是衙门送还加上报他,你的罪可以减免相抵
那女子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间评点,脸上浮起红晕,身子却开始不住颤抖
我⋯⋯我马上去
又福了一福朝街角走去

走咯!破案啦!真简单!郭子凡勾着赵磊的臂弯嘚瑟的要起飞
赵磊笑着摇头,心里却琢磨了又琢磨
估摸着那姑娘看上你了,就借着还珠子的名号多搭几句话,哪知道你上去就是一篇又一篇律法刑法的长篇大论,连个衙门也不陪着去,哎⋯⋯
他拍拍郭子凡的手
诶,你说为什么我追出来了吗,因为你追出去了啊
而且,现在怎么可能有女子看到磊哥是吓得逃走的,一看就做贼心虚
难掩酸溜溜的语气,见视线扫来连忙眼神移开,留给赵磊一个冷漠的侧面和着急的白眼
压了两下衣袖褶子,握紧佩剑往家走
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双颊融满笑意,让眼梢含情显山露水罢了

跟着办了几件案便也熟悉了流程,郭捕头放心的让他两人组队,轮班巡逻
这天交岗之际赵磊又没在衙门看到人
轻车熟路的去了城东一个废弃邻水楼台
又躲懒,比划了两下做了个鬼脸
嘘,我就是想尝尝这个酒,来,分你一杯
白净的小手端过来一只酒杯抖颤着洒了大半
自己砸吧着嘴把口里的酒饮尽回味
赵磊接过去抿了一口挨着他坐下
郭子凡摘下帽子捋开额头上的束带,放松的靠在他肩上
我娘说啊,村东头的那个方姑娘好看的很
等她哥哥中了秀才,便帮我提亲去
哎!你也别摸我头  啪的一下打开手
这汾酒哪里好喝了,呛口,莫不是那卖酒的大叔唬我呢
还是你煮的茶好喝,他笑的一脸讨好

赵磊偏头看着絮絮叨叨的小话精
试探着摸了摸他的发鬏,一天下来松散了许多,细碎的散发没了帽子的束缚垂在颊边,一呼一吸间在脸上刮来刮去生痒

忽然就想起自小在郭家跟着郭捕头学艺的情景,那时练功夫的有十几个人,郭子凡年纪最小生的个子也最矮,每次小孩子们闹起来他却一脸稳重的陪在还高他一段的一言不发的赵磊身边
其他孩子常常发牢骚说郭子凡吵
郭子凡你话真多
那是,赵磊的话我都替他说了能不多么

进府衙后一个新进捕快和他闲聊时也多嘴问过几句
小时一次溺水受惊就得了失语的毛病,便再没说过话了
长大后呢?
长大了更有人替我说
他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想做什么,想说什么
比划手势的少年笑的眼睛都弯弯
官帽顶上的一块璞玉镶片也被比的黯然

再后来啊,郭小捕快临成亲逃了家
被他爹逮住追了三条街,他爹举了佩刀的刀鞘一路揍他屁股
“我不喜欢那方姑娘,干嘛要我娶她”边跑边拿剑柄挡住攻势
末了还是赵小捕快出来劝了几句
看似文弱的少年拦了郭捕头,手一推压竟让久经阵仗的粗壮汉子退了小半步
他眼神清亮的看着自家师父,一张口便是流珠泄玉之声

嘿嘿嘿磊哥谢谢你,对了你怎么忽然会说话了
我急了
急啥哟
到手的媳妇要跑了,怎么不急
嘿!你看上那方姑娘了?
走走走我让我娘给你说道说道
兴起便要移步时手被另一只手握住
自幼练武捶打出来的手薄茧粗糙,却仍比自己的细腻许多
指腹摩挲着掌心点出几笔画,完后便移开
现在不急了,环住他纤细的手腕往衙门走
摸不着头脑的跟着
磊哥你倒是再说清楚
别耽误了今天巡逻,扣了工钱你吃糖人怎么办
不不不不要啊!脚下蓄力便要飞奔
原先意态安闲走在前面的赵捕快被矮他半截的郭捕快拽着就跑
倒又是一副绝尘而去的景象

儿子你倒是多读写些书啊
郭捕头在后面看的捶胸顿足,他挠了挠头思忖了下那两臭小子手牵手做什么勾当,苦恼了会儿便也回家

举杯“同心”

end.



都是套路
真的反感这种

白天和晚上要看不同的tag
白天看清水,精神好
晚上看污点,睡得香